RELATEED CONSULTING
服务时间:9:30-18:00
关闭右侧工具栏
苹果Emoji 设计师:几百个风靡世界的表情是如何
  • 作者:郎你个郎
  • 时间:2018-08-10 17:45
  • 来源:未知

  对于千千万万的iPhone用户来说,手机里面的那些可爱的符号表情肯定耳熟能详了。但是你知道其中的一些emoji是怎么来的吗?第一批emoji的设计者Angela Guzman分享了她当年在苹果当实习生时创作这些表情符号的故事。

uisdc-emoji-20180116-1.jpg

  △ 2008年的时候Angela Guzman为苹果设计的emoji(表情符号)

  当设计催生友谊,友谊反过来又促进了设计时,奇迹出现了。这是一位实习生和她的导师如何坐在一起设计苹果最初的emoji,从而改变了全世界的人们相互沟通的方式的故事。这也是一个让他们成为一生的朋友的项目,是这些小小的图标成功的关键。简而言之,我就是那位实习生,Raymond就是我一辈子的好朋友和导师。在那3个月的时间里,我们一起创作了其中使用最广泛的一些emoji,笑哭、屎堆、红心、晚会烟花等约460多个表情。后来,作为苹果的全职员工,我甚至还自己又设计了一些。

  那是在2008年的夏天,距离我拿到罗德岛设计学院(RISD)图形设计硕士学位还有一年。就在那个夏天,我获得了苹果实习生的资格,有幸得以跟我渴望遇见的一支团队共事。负责iPhone设计的也是这支团队。这部神奇的设备一年前刚刚在旧金山的Macworld Expo崭露头角。你唯一可以想象的是,当我飞赴Cupertino到达1 Infinite Loop(苹果总部)时,我的蝴蝶翅膀是有多小。除了那无法控制的振抖以外,我不知道自己会被分配什么样的项目,共事团队的规模有多大,我会坐在哪里,或者是不是真的可以坐自行车去上班。

  我到达并跟团队见面后不久,他们就给了我一个项目。我还在努力弄清楚作业是要干什么的时候,有人在旁边问我,知不知道emoji是什么。好吧,我不知道,当时不知道,绝大部分的英语国家都不知道。所以我回答说「不知道」。当然,这很快就会改变,因为iPhone很快就会把这个概念普及到全世界,通过一个emoji键盘。片刻之后,我了解了这个日语的意思,也知道其实我已经画过好几百个了。正当我盯着走廊的地板,心里想着什么的时候,导师给我布置任务了,「这可不是设计样式或者练习,而是令人愉悦的插图」。

  接下来的3个月里,我和Raymond坐在同一间办公室里一起画了一大批的人脸、地方、标志、动物、食品、衣服、符号、节日、体育等等,剩下的那些可能你也知道。但在完成任何一个上述的东西之前,我首先必须知道如何设计苹果风格的图标。我们把任务进行了分解,然后教人学会谦虚和设计技巧的课开始了。

uisdc-emoji-20180116-4.jpg

  △ Raymond设计了笑哭和屎堆,我设计了红心和晚会烟花。来源:https://emojipedia.org/apple/

  Raymond教会了我有关图标设计的一切。我当时还不知道,我的这位谦虚的导师其实是全世界最好的图标设计师之一。换句话说,我坐在了最好的图像设计师的旁边,得以不断吸收他的经验,直到我可以踢开辅助轮。在这过程中,我们还一起分享了在南佛罗里达长大的故事,包括为了寻找好看的大蕉去到「Pollo Tropical」的故事。在他身上我学到了谦逊。

  我设计的第一个emoji是个订婚戒指,之所以选择它是因为它的金属纹理和镶嵌的宝石有挑战性,对于新手来说很难渲染。金属戒指就花掉了我一整天的时间。不过很快我一天就能做2个,3个,越做效率越高。不管我做的速度有多快,我都会不断检查那些细节,木材纹理的方向,苹果茄子的斑点呈现的位置,芙蓉花的叶脉走向,足球皮革的缝制方式,细节总是数不完。我非常努力地想要照顾到所有这些细节,一个个像素的进行检查,不断地放大缩小来评估效果,因为所有的细节都很重要。3个月的时间里我天天都盯着屏幕上的几百个emoji看。这中间乔布斯也过来对我们的成果进行了第一次审核,我们大家都感到非常焦虑。当那些图标获得批准通过时,大家都感受到了成功的喜悦。如果乔布斯说可以了的时候,我也可以说设计图标这门技艺我学到了。

  有时候我们的emoji出来的效果比我们预想的还要好笑,有的则有着不一样的背景故事。比方说,Raymond把他的开心屎堆用到了圆筒冰激凌上面。发现这一细节的任何人估计都过目难忘。

  另一个例子是我们绘制这些图标的次序。我们把最难的留到最后,所以穿红色连衣裙的舞者是我实习期做的最后一个,因为这是我老会中途放弃的一个。这要感谢她那有褶皱的裙子,最后的输出是由Raymond一锤定音的。我一开始画的是蓝绿色的裙子,褐色的腰带。我当时的灵感来源于我妹妹在同一年做的一条裙子,调色板和比例都是一样的。

  从有趣的背景故事中我意识到他和我高中的学校相隔不到30英里,我们共同的过去,以及一起绘制图标的经历,总让我们一边流着泪水一边笑得停不下来,换句话说,笑哭了。我的实习结束10年之后,Raymond和我仍然坐在一个充满笑声的屋子里共事,他也还是一如既往地给予我最真诚的反馈,时刻提醒和点拨着我,反过来我对他也是无话不说。我认为所有这些都是emoji成功的关键,通过设计我们也建立起了友谊。

uisdc-emoji-20180116-3.jpg

  △ 当我发现旧金山Bernal Heights Park的这块不断变脸的石头时,Raymond和我都要向这个神奇的屎堆表示一下敬意

  今年是苹果原创的emoji推出10周年的日子。2008年11月,即是我的实习生涯结束后不久,这些符号表情首次在日本发布。我没想到在几个月的时间内我会完成了这么一个项目,它改变了我们文化的沟通方式,改变了emoji在每个地方的呈现方式。我说的每个地方包括了,玩具、衣服、贴纸、糖果、音乐视频、书籍、珠宝、标志、电影,以及你看到的一切。

  需要指出的是,尽管Raymond和我,Angela Guzman,是苹果emoji的原创设计师,负责第一批接近500个角色(也获得了一项美国专利)的设计,后来当然还有更多的苹果设计师设计了成千上万更多的emoji,其中有的甚至还是动画的。

  10年前,Raymond和我一起做了一个我迄今为止最喜欢的项目之一,一个让我发现自己ikigai(生き甲斐)的项目。这个日语的意思是指个人的激情、使命与职业交织在一起的地方。有人会说它的意思就是你每天早上醒来的理由,我在2008年的时候正是这种感受。我会带着热望醒来,在我必须骑自行车上班的日子里,我会扛着我的车走下三层楼梯,然后脸上带着微笑去工作。这就是它的魅力。